s9svn火熱小說 問丹朱 txt-第四百四十三章 好戲分享-tcnym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五皇子手里的刀举起,伴着他的喊声,徐妃的尖叫也响起。
徐妃几乎在同时扑向楚修容,根本不管楚修容被禁卫围住,就算那些禁卫将刀对准她,她也视若无睹,哪怕刺穿了身体,被劈开,她也只要护住自己的儿子。
徐妃没有扑上这些刀枪,有嗡嗡的声音先响起。
一支支利箭从两边飞来,擦着徐妃射向那七八个禁卫,还没能举起刀砍向楚修容,人便惨叫着倒下了。
五皇子的脸色顿变,眼神更加愤怒,自己举着刀就要冲过来,下一刻锵的一声,一支拂尘砸过来,砸在他的手腕上。
五皇子发出一声哀嚎手无力的垂下,刀跌落在地上。
徐妃被躺在地上的死尸禁卫差点绊倒,楚修容伸手扶住她。
徐妃抱着他放声大哭:“阿修,我的阿修,吓死我了。”
楚修容安抚她:“没事没事,有父皇在。”
从五皇子举刀喊,到徐妃扑来,再到利箭将七八个禁卫射死,五皇子被拂尘打断手,也是一瞬间的事。
大殿里人们犹自心跳砰砰,一口气还没喘过来。
超級美女保鏢
“朕猜到你可能会有不轨之心。”皇帝的声音也从御座前落下,没有怒意也没有震惊,“只是还留着一丝期望,期望这些人用不上。”
这些人的意思是,诸人看四周,才发现殿内两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两排禁卫——跟禁卫也不同,没有穿着禁卫的衣袍,但他们身上配刀手中举着弓弩,气势比禁卫还骇人。
这是皇帝身边的暗卫。
除了被当场射死的那几个禁卫,门口那些禁卫也被里外的暗卫围住。
诸人一口气终于喘过来。
贤妃捂着胸口软软坐倒地上,喊声陛下啊“怎么会这样。”
燕王指着地上的五皇子——远远的指着:“楚睦容,你真是死不悔改!太让父皇失望了!”
鲁王跟着哼哼两声算是一起骂了。
楚睦容手被打断,挣扎着起身,一边继续怒骂:“楚修容该杀!楚修容害太子该杀!父皇,你别忘记了,那些诸侯王当年是怎么害死皇祖父,又一心要害你的!楚修容狼子野心!”
一直跪在地上的楚谨容站起来,走过来扬手给了五皇子一巴掌:“住口!”
刚站起来的五皇子被这一巴掌打的跪倒在地上,口鼻流血。
“太子哥!”他抬起头眼里却没有半点恨意,只有悲愤,“你看你都被欺负成什么样了?我被害了,母后被害死了,你现在活着跟死了有什么两样!”
楚谨容扬起手要打他,又似乎无力的垂下:“父皇,儿臣有罪,请把我们押送回去吧,我们没有脸面再站在这里了。”
皇帝嗯了声:“不急,走之前先说说来的事。”
来的事?
楚谨容乱发遮盖下的眼闪过一丝阴狠,皇帝果然防备着,还好他也防备着,这一切都是楚睦容干的,也是楚睦容能干出来的事,从小到大,楚睦容就被养成了这样没头脑只有狠心肠的性子,父皇自己心里也清楚,待会儿问起来也不过是问问——
他念头乱想着,耳边皇帝的声音再次传来。
“修容,五皇子是怎么带人进来的?”
竟然不是问五皇子,而是问楚修容?这是父子亲密的讨论吗?是在教朝事人心吗?就像以前教他那样,楚谨容乱发下的视线狠狠的看向楚修容。
楚修容正扶着哭泣的徐妃坐下来,听到皇帝询问,徐妃哭着道:“陛下,修容受了这么大惊吓,不要让他想这种事了,这种事,五皇子心里自然清楚的很。”
皇帝没有说话,不知道是殿内冒出的还举着弓弩的暗卫,还是是地上躺着的死了但还没有下令搬走的禁卫尸体,亮如白昼的寝殿内,有些鬼气森森。
楚修容拍了怕徐妃的肩头,对皇帝道:“五皇子府里藏着人手呢,父皇的禁卫前去押送的时候,被他们杀了换掉了,趁机跟着五皇子进宫。”
皇帝点点头:“杀掉禁卫说简单也简单,说不简单也不简单,外边也要安排好吧?”
楚修容含笑点头:“是,要安排一下,至少给他们创造好机会,不被人发现。”
越听越不对,楚谨容不由抬起头,乱发的眼神不再掩饰,这什么意思?
皇帝道:“你就不怕楚睦容真的杀了你?”
楚修容轻笑:“我相信父皇能护我周全。”
皇帝冷冷一笑:“或者说,就算他杀了你,这一场戏让朕看到,你也心满意足了?”
绣庭芳
一场戏?什么意思?
殿内所有的人神情惊愕,看着皇帝和楚修容。
一个坐在高高御座上,四周空无一人,似乎烛火都照不到。
一个站在殿中央,四周躺着的禁卫死尸,燃烧的灯烛将他笼罩。
殿内的一切嘈杂都消失了,所有人也似乎不存在了,唯有皇帝和楚修容相对。
…..
…..
皇帝寝宫发生的事突然又诡异,在场的人都很多想不到,没在场的人更想不到。
但周玄想到了,而且还一直等着看,只不过现在他不能去看。
当五皇子在皇帝寝宫举起刀的时候,他站在皇城最高的角楼上,向远处的夜色瞭望。
四面城门格外的明亮,但又似乎阴云密布,其间似乎有闷雷滚滚。
那当然不是闷雷,而是马蹄声。
兵将报来最新的消息:“是北军,北军已经入城了。”
周玄道:“本侯在这里,他们是奉谁的令入城?”不过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愤怒,反而带着笑意,“不知道本侯认识还是不认识啊。”
旁边的兵将可没这么轻松:“侯爷,他们可冲皇城来了。”
“来就来啊。”周玄道,视线看向皇城外,“我正等他来呢。”
無敵公主
原本还担心楚鱼容不来呢。
替嫁嫡妃:太子滾開
楚鱼容还被定罪谋害皇帝呢,还在畏罪潜逃被缉拿中,现在带着兵马来打皇城了。
皇宫里,三个皇子在你死我活,皇宫外,一个皇子攻城,皇帝的儿子们都齐全了,皇帝好好的享受这独特的天伦之乐吧。
也让天下人都看看,这位皇帝当的,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周玄忍不住哈哈大笑,快来打吧,打的越热闹越好,他好去告诉皇帝这个好消息。
“侯爷!”旁边的将官打断他的笑,指着前方,“来了!”
北军入城的消息皇城外的守卫都已经知道了,但城门没有厮杀,京城也没有混乱一片,实行宵禁的京城一片平静,北军入城就如同深秋里酝酿一场夜雨,给夜色添了紧张沉闷。
阴云滚滚向城门汇集而来。
马蹄声越来越急促,四面涌来的兵马也呈现在火把照耀下。
城门外的守卫们都握紧了兵器,摆出了迎战的队形。
“大胆——何人无令敢——”
皇城守卫列阵,阵前的将官看向前方喝道。
他的声音随着夜风送出去,有人缓缓从中走来,一匹黑马一件浓黑的披风,披风飘动,露出来人暗红色的铠甲。
这铠甲上遍布金色的兽纹,夜色被金色的兽纹驱散,但火光又被铠甲的暗红浸染,随着马蹄一声声,所有人的视线里宛如铺上一层血色。
血色中,阵前的将官看到了来人的脸,脸,也是暗红色的,上面也遍布着金色兽纹。
那不是脸,是,铁面具!
阵前的将官一瞬间头皮。
逆流三国 狼烟台
“将,将——”他声音发抖,嘶哑的发出一声喊,“铁面将军!”
铁面将军。
周玄站在皇城上,看着随着这一声喊,皇城前的阵列宛如被风吹过的稻田,一瞬间起伏摇晃,不止是他们,城墙上的守卫们也纷纷涌上前向下看。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将军——”
“是铁面将军——”
无数的喊声脱口而出,汇集成滚雷,又震惊了无数人。
周玄站在城墙上,也有些目瞪口呆,楚鱼容,还真有你的!
这是要把皇子谋逆攻城,变成皇城半夜闹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