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三十七章 宇宙無間道 (8000,大章)分享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虽然瑟诺斯提亚人说话根本不着边际,非常的低情商,但是倘若认真考究,那么苏昼也不得不承认,‘熵影’的确在某种情况下,符合瑟诺斯提亚人对瑟洛斯提亚人的认知。
因为,从一开始,瑟诺斯提亚人,指的就是‘因银河之星而诞生的生命’,无论是活化的火山,活化的暴风,活化的火焰雷霆,都是瑟诺斯提亚人。
既然如此,因为银河之星而诞生的活化神通,活化灵气,也即是熵影一族……
那自然也是!
【真没想到你们居然也是瑟诺斯提亚人!(褒义)】
【……】
虽然看支点一幅吃了高熵流的模样颇有乐趣,但苏昼没有继续关注熵影和瑟诺斯提亚两族之间的种族关系。
他现在正饶有兴趣地抬起头,环视整个帷幕界。
在宇宙裂隙的周边,是一片空白的空旷宇宙空间,正如同瑟诺斯提亚人以薄暮星域作为缓冲区方向,在亚空间破碎的边界才有一座星域要塞镇压那样。
熵影一族的要塞,也位于这片空旷地带的周边,避免有强者潜伏进入宇宙裂隙,而倘若对方大军进犯,也可以在这里集火攻击。
在苏昼的目光中,他能看见一个又一个宛如星辰一般庞大又耀眼的灵能结构,熵影族的要塞就像是立体的法阵一般层层嵌套。
他们早就察觉苏昼等人的到来,如今正在积蓄力量,等待时机,一旦青年等人暴露出破绽,等待他们的便是雷霆打击。
但很显然,迄今为止,苏昼都无懈可击。
苏昼一步步向前,瑟诺斯提亚尊主团和支点就跟在他身后,他观察着这个宇宙的细节,用自己的肉体感应帷幕界的奇特。
“有趣。”
伸出手指,苏昼撤除了一部分自己对自己肉体的防护。
他能感应到,组成自己肉体的血肉,那些分子,原子,质子中子,乃至于夸克,全部都在一种平缓的节奏中,被解离,转换为纯粹的灵能。
一种极高密度的特殊灵能结构……小型的‘灵源’。
苏昼的肉体,不算还在星域要塞旁边的死星本体,单单是这一部分人形躯体,就已经强大非常。
毕竟死星本体和人躯的区别只在于灵力的多少,而他这一截手指扔到仙侠世界,完全可以交给下界还未飞仙的门派炼成什么仙器至宝,横行一世。
虽然远没到瑟诺斯提亚人永劫不磨的不易之躯的地步,但是苏昼的肉体也可以说是能横渡虚空,在诸多宇宙都不灭了。
可在帷幕界,苏昼却感应到,整个宇宙,都像是一个大丹炉,正在‘炼化’所有不是纯粹灵力的存在。
换而言之,并不仅仅是宇宙常数的排斥,整个帷幕界大宇宙本身,就是一个正在运作的‘法宝’。
苏昼虽强大,但也没到可以抗衡整个宇宙的地步,所以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他的躯体就这样被炼化成了纯粹的灵力。
很显然,这就是帷幕界实际乃是伟大封印一部分回收终端的证据。
而熵影,或许可以视作炼丹炉里面的丹药因为太久没拿出去,故而丹气溢散,生成的‘丹灵’吧。
将这些灵气吸收,重新再生出一根新手指,苏昼直视前方黑暗的虚空中,那些庞大的灵能要塞。
“诸位。”
他开口,对那些紧张戒备,随时可能发起攻击的熵影们道:“诸位熵影一族,在开打之前,我有一个提议——那就是请你们的尊主过来,和我聊一聊。”
“我觉得,或许不用再开两族战火,也能得出一个双方都比较满意的结果。”
实际上,不仅仅是随时可能发起攻击。
实际上,因为苏昼的靠近,开口,已经有一些紧张过度的要塞武装对苏昼展开进攻了。
一时间,漫天熵流和各式各样的奇异灵能集束波动蜂拥而来,覆盖了要塞和苏昼之间所有的空间。
但是,所有的这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
苏昼只是吹了口气,澎湃宛如太阳风暴一般的负熵流,就将所有的攻击全部吹散,解离。
他不在乎,也不觉得这是什么攻击,而是仍然负手站立在原地,等待着熵影一族的回应。
于是,整个战场陷入奇异的静谧。
直到不久之后,两个庞然的气息涌现。
【……异族人,感谢你对支点的手下留情】
一道信息流涌出,他察觉到支点只是被打得很惨,并没有什么极端的伤害,所以情绪和缓。
不过对于如今的情况,他还是有些不解,言语带着困惑的音:【你究竟是何人,为何掺杂我等与瑟诺斯提亚人的仇怨?】
而另一道信息流涌动,带着一股怒气:【退开,不要插手,这是我们两族的纷争!】
熵影,极魂,Ω级尊主。
【衡点】与【亚点】。
两位尊主在悄无声息间,已然化作两道黯淡的黑影,飘荡在帷幕界黯淡的背景中。
当然,对于苏昼而言,这两位还是如同暗室中的迪斯科球一样显眼,周身的灵能波动再怎么遮掩收敛也是如此绚丽夺目。
如今,在帷幕界中,还算是比较活跃的,也就只有他们和支点这三位尊主了。
苏昼打量了一下衡点,又认真看了眼亚点。
他似乎有些恍然,然后轻轻点头,轻笑道:“原来如此。”
三位尊主。
听上去很少,实际上也很少。
全盛时期的熵影一族是能与瑟诺斯提亚文明正面交战不落下风的超级种族,尊主数量超过三十位,强者无数,是可以发起跨宇宙大战的文明。
但是因为瑟诺斯提亚人封锁了宇宙裂隙,以及帷幕界本身就在逐渐朝着热寂演化的情况,在那场裂隙大战后,熵影一族就遇到了大麻烦。
并不是灵气断绝,但却更加糟糕。
众所周知,Ω级尊主可以无视灵气断绝,自己的灵气可以供给自己的亲族使用,转换恒星能量为灵气——但是却没办法维持众多更低等级的修行者修行。
越是庞大的族裔,就越是难以全部照顾。
而在帷幕界,这一点更加,因为所有熵影本质上都是修行者,且无论什么等级,即便是Ω级尊主,也会造成可怖的熵增。
所以在其他宇宙陷入灵气断绝,虚空魔物也沉寂,整个帷幕界接不到什么契约,也得不到什么世界鲸落的情况下,为了延续帷幕界的寿命,大部分熵影尊主都陷入沉睡,只剩下几位轮流复苏,坚守世间,维持熵影一族的传承和秩序。
当然,也有一部分是真的被打成重伤,一睡不醒,而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现在的熵影一族,如果不惜一切代价,以熄灭灵源,大量熵影自愿献身作为祭品,能够唤醒接近十位尊主。
这数量对于如今的瑟诺斯提亚人来说恐怕是一股无法阻挡的力量,但是在苏昼也唤醒了银河之星中的不朽烙印后,这力量却也不是那么强大,至少据守僵持毫无问题。
但这付出也实在是太大了,如若不是灭族,他们也不会想这么做。
“衡点,亚点。”
苏昼抬起手,他制止了身后诸位瑟诺斯提亚尊主想要反驳的举动,自己平静地回答道:“你问我,为什么要干涉你们两族的纷争?好问题。”
“那我也要问你们,为什么要干涉我族和虚无教团的纷争?”
但凡是尊主,都不可能愚蠢。
这问题一出,衡点和亚点便都觉得麻烦起来。
他们也很清楚,宇宙中的各大势力都互有联系,他们看上去似乎只是单独找瑟诺斯提亚人麻烦,但实际上,却是找所有和瑟诺斯提亚文明有关的种族的麻烦。
尤其是虚无教团,这个和他们签订契约的势力,的确不是什么正经派系。
和祂们联手,熵影自然没有资格以这点指责他人。
【……你的想法,我们能够理解,但你的目的是什么?倘若只是想要让我们呆在帷幕界坐以待毙,那绝无可能】
衡点显然是包括支点在内,三位熵影尊主的领头者,他言辞平稳有力:【如你所见,帷幕界需要负熵,我们需要吞噬你们宇宙的物质和能量才能维持自己世界的存续,这对你们而言想必是不可接受的,我觉得以双方的矛盾而言,无论如何都只能付诸于战争】
【倘若不想要战争,就必须给予我们剥离你们宇宙质量,填充帷幕界的权利——你能允许吗?你可以允许吗?】
虽然言辞和缓,但是内在的质问却是在调侃苏昼的自大。
而亚点的语气就更加直截了当,充满火药味了:【异族,虚无教团欺骗我们,的确是个可恨的势力,但是瑟诺斯提亚人比那些骗子可恨万倍,你以为你的几句话就能盖过这数万年的血仇?让我们‘和平’】
【你若是要战,那便战】
苏昼背后的尊主烙印也发声反驳,同样充满了火药味:【亚点,我可记得你被打的灵体破碎,只能入驻灵源休养的狼狈模样,但这次我觉得你不会有那么好的机会了】
【你死了,我可没死】
【但我的群族兴盛,而你的群族如此可怜,只能蜗居在这黑暗寒冷的帷幕界】
【你……】
一时间,场上登时展开了一场小学生级别的吵架戏码。
而苏昼啧了啧嘴,他摇头道:“我就知道想要和平没这么简单……”
实际上,劝和这件事,本就是吃力不讨好。
两个互相有着血仇的势力,想要说会因为第三者乃至于第四者的介入就放下仇恨,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衡点还好说,虽然阴阳怪气暗中嘲讽,但却至少能理智回话,也不是不想和平,而是找不到可以接受和平的理由。
而亚点显然是和瑟诺斯提亚人有深仇大恨,就没想过任何和平的可能。
不管任何理由,他就一定是要和瑟诺斯提亚人打一场,将对于地球人而言堪称远古,对于他们来说等同于昨天的仇恨发泄出来。
亚点随时可能会动手攻击。
“我必须告诉你们一个事实。”
所以,苏昼想了想,还是将自己有关于帷幕界的本质,银河之星在其中的影响,以及虚无教团一切所作所为的目的全盘告知对方。
他阐述了伟大封印的存在,甚至就连伟大存在也描述了些许,令那些一直觉得伟大存在都是‘彼界邪神’的瑟诺斯提亚人纷纷发出迟疑的灵魂波动,觉得非常不满。
不过苏昼向来都不在乎这些,他只是阐述自己知道的东西。
“……所以。”
说完这些推测,苏昼做了一个总结:“倘若让银河之星复归原位,不仅可以让封印重新圆满,更是能让你们熵影重获新生。”
“无论是通过银河之星的传送,前往其他正常的宇宙,亦或是就这样等待,以其他宇宙碎屑分解的灵能维持文明,都不至于像是现在这么艰难。”
“而银河之星本质无处不在,而瑟诺斯提亚人这么多年持有银河之星,也可以动用它的力量,可以继续创造活星球,驱使其力征伐……虽然你们也从未这么做过。”
青年环视了一眼眼前两位熵影,他轻笑道:“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几乎可以肯定,瑟诺斯提亚人和你们熵影当初遇到的大规模虚空魔物袭击,背后肯定有虚无教团驱使。”
“一般的多元宇宙虚空,哪来那么密集的虚空魔物?祂们大多飘荡在一个个小世界周边,从来不会在封印宇宙这种大宇宙旁徘徊,因为根本蹭不到都少好处,即便是大宇宙出现裂缝,也需要一段非常漫长的时间才能引得这些魔物前来侵袭。”
“恰好,虚无教团,是两个宇宙中,唯一一个和外宇宙实力有着稳定联系的势力——祂们甚至能和原初世界的黄昏势力联系上,能够驱使虚空魔物根本不足为奇。”
这推断,其实很牵强,并没有什么真实的证据证明苏昼的说法是对的。
但是苏昼说出这段话的目的,本来就是给予熵影方一个选择,一个可能。
以及……引出一些潜伏的人。
【可笑!】
此刻,就在支点,衡点,以及众多瑟诺斯提亚尊主团都陷入沉思,思索苏昼的建议有何价值之时。
一直都在旁边,看上去似乎是在静静聆听的亚点忽然冷然一笑,他的语气永远带着抹不去的愤怒:【拐弯抹角,无非就是想要让我们放弃复仇的权利,追求什么狗屁和平!】
【苏昼……地球文明的尊主,不管你是什么目的,又是什么想法,只要你敢挡在我们和瑟诺斯提亚人之间,你就是我们熵影的敌人!】
灵魂波动还未落下,亚点便已经开始动手,准备攻击。
他的熵流一动,便可听闻帷幕界的空间震荡,发出崩裂之声。
咔嚓!
就像是一道惊雷炸响,一串亚空间裂隙劈斩而下,炸开重重灵气阻隔,朝着就在咫尺之间的苏昼当头劈落。
寻常灵能神通法术,都需要催动灵力,即便是以光速进行攻防,归根结底也需要‘意起而念动’,催动灵力。
所以于天尊而言,千万里是近身,几十米也是近身,只要有心感应,即便是光也无法命中他们的躯体。
但是亚点的力量却不同,他神通可以以自身的熵为基点,造成异样的时空曲率,影响灵力感知,进而轻而易举地撕裂亚空间,制造出空间裂隙,粉碎一切敌人。
这力量无需任何催动任何外界灵力,只需要亚点自身的修持到位,便可扭曲周身空间,衍生出无尽神通,更是防不胜防,转换如意。
但是,这一击偷袭却没有任何效果。
因为一道更大,更加宽广的空间裂隙浮现在苏昼身前,挡住了这一击。
一时间,天地振动,无尽的灵能从两道空间裂隙碰撞之处爆发,令整个帷幕界中都升起了一道胜过恒星的光,以至于朝着四面八方迸射出长达数千里的光流,宛如绽放于星空的焰火。
而实质化的灵能波动混杂着浪潮一样翻滚的空间震荡,朝着四面八方扩散,以至于周边的熵影要塞都被动摇,无数熵影惊呼。
“果然啊。”
亚点的空间裂隙已经消散,但是苏昼撑起的个人空间裂隙却依然稳固。
能看见,个人空间中的世界依然稳固,庞大的神木,燃烧的神刀,以及整个圆融圆满的灵气循环构成的小世界,轻而易举地抵消了亚点攻击造成的震荡。
生活在这个世界中的诸多蜂人和自然灵甚至都没有感应到自己遭到了攻击。
缓缓将个人空间撤回,青年垂下双眸,他淡淡道:“其实亚点尊主,你的想法真的没有错,倘若我们地球人类也有一个万年血仇,也有第三方种族说要劝和,我也一定不会管什么大局,一定会开战,复仇,然后再去思考后续的结果。”
“谁阻拦我们复仇,谁就是我们敌人,哪怕对方是我们好。”
如此说着,苏昼能听见,支点和衡点正在大声斥责‘亚点,你做什么?!’‘你疯了吗,我们还在讨论!’,以及瑟诺斯提亚尊主团怒吼‘果然这群熵影没有好心思!开战!’这样的声音。
他聆听,然后伸手,从个人空间取出了灭度之刃。
紧握刀锋,他平静的说道:“但是这个前提,建立在‘我很强’的情况下。”
“也就是说,我觉得我能打赢对方所有人,有着这样的自信——那个时候,我就会选择不管大局,因为我才是大局。”
“别人劝我和平,就是劝我大度,而对于劝我大度的人,我自然重拳出击。”
“假如不能打赢所有人,我就忍辱负重。”
“很简单的逻辑。”
此刻,灭度之刃上,金红色的刀身,隐约亮起了一层晶莹的光晕,磐晶尊主原本正在催促苏昼立刻开始战斗,碾碎这群不识好歹,螳臂当车的熵影一族。
但是当他注意到这点后,这位尊主面色登时凝重。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陰天神隱-第三十七章 宇宙無間道 (8000,大章)熱推
【不易物质……】
祂凝视着已经开始如同结晶一般,刀刃处浮现出半透明晶莹材质的灭度之刃,不禁低声喃喃:【虽然完成度很低,还是在武器上,但是就这么点时间,居然就把握住了精髓……】
苏昼自然能听见这个评价,但是他并不在意。
用了十几次差不多的神通,假如还不能把握精髓,他怎么好意思当天才?
至于亚点,苏昼只是垂下眼眸,五指握柄,似笑非笑。
“你想要战争,可以——但你能战胜我吗?”
【怎么?】
此刻,面对感应到了苏昼骤然升腾而起的气势,感应到危机,所以紧张后退,肃然戒备的亚点,凝视着苏昼紧握刀锋的手。
但他仍然没有示弱:【你难道还想要要在帷幕界,和我等熵影一族为敌?】
一击不成,亚点知晓自己的偷袭已经完全失败。
但倘若能继续勾起熵影和瑟诺斯提亚,以及地球文明的战争,那么计划也能所是大获成功!
但苏昼的言语,却令他浑身黯影一凝。
“真没想到,熵影一族,居然还会有一位尊主,是虚无教团的内应。”
此刻,形势肃杀严峻,苏昼位于三位熵影尊主的包围中,固然有瑟诺斯提亚尊主团的不朽烙印作为支撑,但也不能相信支点这个‘俘虏’会袖手旁观。
可是,无论是亚点还是衡点,甚至是正在犹豫是否出手的支点,都感应到了一阵宛如面对灵源时,那几近于‘无穷无尽’灵力照射时,才会会感到的燥热。
仿佛直面一整颗恒星。
而紧握灭度之刃刀柄的苏昼,轻声笑道:“亚点,你应该已经把瑟诺斯提亚尊主皆复苏,支点也落败,我前来支援的消息,发送给虚无教团了吧?”
“想必很快,虚无教团的大军就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前来此处,甚至携裹一大批虚空魔物,重新上演瑟诺斯提亚文明和熵影文明昔年血腥大战时的那一幕。”
“也不奇怪——毕竟有着热寂的世界,就是黄昏信徒最好的孕育之地啊!”
轰轰!
话音未落。
无尽的热流,灵力,还有负熵,就开始以苏昼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灵力沸腾澎湃,全数凝聚在灭度之刃上。
不易物质,能无限制地积蓄能量,直至爆发,一下子爆发出远胜于平时千万倍的瞬间破坏力,即便是熵影一族的不灭之体也会被打散,进而磨灭。
而苏昼的不易物质显然还未修行到家,一切的异象都是他在朝灭度之刃灌输灵力时没有全部都被神刀封存,流溢出的余波。
可是……
苏昼的灵力,魂力,都远超一般的尊主。
面对他紧握道兵,意欲出刀的前势,亚点甚至一瞬间产生了错觉,那就是他面对的不仅仅是苏昼和一群不朽烙印,而是真正的二十多位尊主就站立在他身前,带着破灭一切的酷烈气势。
他想要退。
但却没有退!
【岂能如此!】
一声怒吼,就连一旁的衡点都来不及阻止,亚点的魂音震荡,而几近于黑洞一般的大质量时空扭曲就这样浮现在他的影体周边,绽放出无数道漆黑的亚空间裂隙,划破宇宙时空而来!
这些裂隙互相交错重叠,更是内蕴大量时空曲率扭曲,被命中之处,甚至就连感应到的时间都不一样,一快一慢,一静一动,一不小心,就陷入时间陷阱。
这是精密无比的时空神通,足以扭曲宇宙万象。
但苏昼却只是出刀,斩下。
原理?
最硬的物质,最多的能量,最强的力量,最难歪曲动摇的意志,和最坚定不移的灵魂。
当然,还有最好的导师,最好的运气。
而能够修出这些,得到这些,本身就是最大的智慧,最大的神通!
嗡!
长刀闪耀,宛如超新星之光般撕裂星空,灵力的洪流呼啸着凝聚为一丝森然冷光,在转瞬间就破灭重重亚空裂隙。
不易物质不因时间推移而磨损,而当物质不变时,所谓的时空曲率不过是可笑的幻觉。
每一道亚空裂隙被斩开,都会反馈而来一道道巨大的空间震,纵然是如今的苏昼,单以肉体也难以承受,等同于以自己的肉体抵抗双方战斗的余波。
但雅拉至高传承,承世鳞的前置,苏昼的个人空间却轻而易举地挡住了这方面的所有波动,没有丝毫颤动。
所以,灭度之刃的刀锋没有任何迟缓,仍然以最快的速度朝着亚点的本体斩去!
嗡!嗡!
嗡!
亚点此刻速退,狂退,但灭度之刃的刀光如附骨之疽紧随。
道兵之力,几乎等同于兵主亲临,虽然苏昼在进阶天尊后还没来得及强化这柄道兵为帝兵,但不易物质却能临时令它变得足够强韧。
叠加苏昼之力,足以瞬间斩开尊主的防御!
【可恶啊!!!】
最终,退无可退,本以为其他熵影尊主会帮助自己拖延的亚点,最终还是被灭度之刃斩中。
霎时,无尽神光便从神刀中倾泻爆发而出。
甚至就连亚点自己扭曲绽开的亚空间裂缝中都亮起了一道道明亮的金红色光晕。
无尽灵气从他体内迸发,将他的熵影之躯贯穿撕碎,变成宛如破塑料袋一般的形象——可这不是结束,还有庞大的能量正在他体内收缩,濒临爆炸。
“打不赢我,就别想要战争。”
而一击后,苏昼流畅地收刀,转身,他没有去看身后又再次爆炸,几乎将亚点整个躯体都彻底撕碎,宛如星辰对撞一般的盛大焰火。
此刻,青年平静地对严阵以待,随时可能出手的衡点和支点道:“正如我所说,亚点是虚无教团的一员,他身上的黄昏眷属气息恐怕也就你们闻不出来了。”
“亚点没有死,我也不会继续出手,你们大可以自己去问,。”
站立在衡点面前,苏昼神色诚恳:“然后去相信他,亦或是相信我。”
“我已经很有诚意,大家都可以作证,是亚点先动的手。”
“而且。”他转过头,对一侧的瑟诺斯提亚尊主团道:“我们现在,就开始准备提防,马上就会到来的虚无教团突袭了。”
“不仅仅是熵影,我怀疑,瑟诺斯提亚人中,恐怕也有虚无教团的内应。”
“不然的话,这个亚点不会对我的印象如此之差,并且第一时间就攻击我——你瞧支点,没到最后,也一直都觉得你们这些瑟诺斯提亚人才是主体,我只不过是个陪衬。”
“肯定有你们瑟诺斯提亚人的内应告知了他,这位熵影尊主才会默认我才是话事人。”
【确实……】
如此一说,即便是衡点和支点这两位熵影尊主都察觉到了不对——衡点也没觉得苏昼才是话事人,只是以为他是过来帮忙说和的和事佬。
哪怕是忍耐不住仇恨,也应该是攻击敌人,而不是攻击并没有说出什么国际延迟,也没拉偏架的和事佬的道理啊。
亚点的行为,确实有古怪。
两位熵影尊主用复杂的眼神看向一旁被炸的破破烂烂,如今还在自我修复,挣扎着恢复原样的亚点。
苏昼见状,本打算见好就收,既然虚无教团马上就要来袭,那么最应该做的应该是守住两界裂隙。
熵影一族的攻势估计也将取消,他们至少会等到一段时间之后,虚无教团没出现时才会再次展开进攻……但是虚无教团可能不来吗?
不过,就在苏昼打算招呼诸位瑟诺斯提亚尊主离开之时,他却听见了一声笑声。
【不需要着急,苏昼尊主】
开口的,乃是光耀尊主,这位Ω级强者抬起头,看向身侧的宇宙裂隙,祂朗声道:【虚无教团防不胜防,在各族中都有间谍暗子,这点我们早已知晓】
【我们的身边,的确有叛徒……但是谁说,他们身边就没有?】
话至此处,祂低下头,这位光之巨人看向苏昼,露出了笑容:【早就在数万年前,我们也尝试做了相同的事情】
【倘若是小规模强者行动,或许无法知晓,但倘若是大规模作战,就毋庸担心】
【静待片刻,虚无教团的动向,我们马上就能知晓!】
苏昼微微一愣。
然后心中大奇。
——你们这群外星人,搁这里演无间道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