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燼神紀-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縮地成寸推薦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儒门,在之前得来的信息之中,独孤篪他们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七宗十三族中,这儒门排于七宗第二宗,地位仅次于那传说中的玉合台,宗中又分儒,墨,法,兵四阁,虽这四阁统归儒宗,其实诸阁各有自己的传承,而且这传承之核心,除非是本阁核心弟子,便是对同宗中其它诸阁也不传授。
而这其它诸阁阁主长老,其嫡庶子孙,想要学得别阁功法,便只有拜入它阁。
不过这一拜,那身份就不得更改,亦就失去了对本姓阁中阁主长老之位的继承权。
让独孤篪惊讶的是,此人既然是那儒圣嫡孙,按理来说,便有着对儒阁长老,甚至是阁主之位的继承权,甚至还有可能继承这儒宗宗主之位,想不到他会投身别阁,而放弃了这种继承权。
想是猜出了独孤篪心中所想,这孔陌笑了笑,轻轻放下才尝过一口的香茶,幽幽地道。“果真好茶,轻香隽永,回味攸长。”赞过茶后,他才看了独孤篪一眼道:“在下生性惫懒,不耐俗务,除了修行之外,只好吟风咏月,游山玩水。那些个名位,于我来说实为枷锁,弃之何惜。”
“兄台高雅,只是以在下猜测,孔圣嫡孙,怕是除兄台之外也不会太多,兄台作此决择,却不知那孔圣如何就肯应了?”独孤篪好奇问道。
修为越高其子孙亦是越稀,这可以说是修士的悲哀,子孙死在父祖之前,并不是什么奇事,似乎若无其它方法,修士达到元婴境后,便极难再得育子嗣,也由此可以判断,那孔圣嫡孙必然不会太多。
“小兄弟猜测的不错,祖父膝下嫡孙便只在下一人。说来,若非祖父为父亲求来长生奇丹,怕是我们这一支便有绝嗣的可能。”孔陌摇头笑答道。
原来这孔圣嫡子也只一位,便是孔陌的父亲,而他的这父亲,修为资质实在不怎么样,到如今,也不过金丹境的修为,若不是那孔圣花费巨大代价为其求来长生奇丹,怕是他早就寿元消尽,那还生得出孔陌这个年不过三十的儿子出来。
“你想的到也不错,祖父对我的选择,其实一开始时真是极力反对的,不过最后见我意志坚决,没有办法,也就只好同意了。”
这孔陌说的轻松,独孤篪却是知道,要想让那老圣人妥协,这孔陌怕是经过了艰苦卓绝斗争。只是对于此类八卦,独孤篪倒是不感兴趣,并不曾追问。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燼神紀 起點-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縮地成寸分享
“咦,对了,却不知凤漪姑娘,如何便能一眼瞧破在下那缩地成寸法术?”见独孤篪不再追问,这孔陌却是提起自己心中的一个疑问。
缩地成寸,空间大挪移,这可是修士界中最为高深的两项身法神通,不,应该是位置转换神通。二者所不同的是,这缩地成寸是基于土系功法,须要极高深的土系道悟作为基础,而这空间大挪移,却是高深的空间类道法,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可从表现上来看,都是自一点消失,而从另外一处再次出现,所以一般的人,很分辨出这两种神通的区别。
“缩地成寸,是以地脉的运动规则,换位移形,而空间大挪移,则是以空间节点之间的变换转移身位,只要把握住了这两者之间的差别,那么仔细感受的话,不难分辨你所用的是那种神通。”凤漪解释的很简单,却是直指两种神通的根本,她一句话,倒是叫这孔陌猛地一愣。
“哦,那么,想来凤漪姑娘应该是不曾于在下身上感受出空间波动的力量,或者是感受到了土系元力波动,才由此判断出本人所用的功法了?”
凤漪笑着点了点头。
不过真实情况其实并非对方猜测的那样,想凤漪真凤之体,血脉传承之中便就带着一种空间穿梭神通,近些年来,她于空间一道上更是极尽钻研,不但这空间穿梭神通早已完全激活,而且于其它空间之术的运用上,更是有了长足的进步,同阶之中,便称大师级的存在也不为过,所以对方那气机变化之中带不带有空间之力,自然能够极为敏锐地感觉得到。
再者说了,对于这缩地成寸,或许在别人眼中很是神秘,很是高端,可对于独孤篪他们四个来说却并不算什么,如今那烬神纪世界之中,天云宗内,便有此种神通的完整版本,凤漪本人虽未曾修习,但是在修练自己的空间神通之时,为了借鉴与比较,对于此功法也曾细心研读过,理论上可是清楚的很。
若非如此,她也不可能一口便能道破这一神通所借者,便是那地脉运行之力。
所有功法运行之时,都有其端倪可寻,即使这凤漪,不以那空间之力的感受作为判断,也能从对方施术之时的诸般表现,判断出其所用功法神通的来历。而他们所修习的那心演之术,能够料敌于先,很大程度上便是基于这一点。
“不以外惑而变初心,兄台雅量高致,真是让人敬佩。”独孤篪呵呵笑着恭维那孔陌一句。
不过他这话倒也出自真心,想那儒宗阁主,长老之位,甚至是宗主之位的诱惑,那是何等的巨大,不说别的,就那能够得到的宗派助力,便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有了这等助力,莫要说是在修为上加速进境,更是能够让人在这一途中走的更远。
而这孔陌投身他阁,看似能够学得更多的功法奇术,可自此以后,便只能以一寻常弟子门人的身份存在,而这一身份,也就限制了他自门中所获得助力远远及不那宗主,阁主,长老所得更多。
“兄弟谬赞了。”孔陌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在下不过不愿违心逆意而已,何谈雅量不雅量的。便如我家那老祖,便是以朽木来评价于我呢。”
这孔陌为人谦和,独孤篪与他倒是颇谈得来,一番交流,竟真生起了几分知己之感觉。
“看兄弟你们四人气质打扮,倒该是大宗弟子,尤其是凤姑娘那精绝技艺,便是为兄也是望尘莫及。可是为兄弟孤陋寡闻了,竟然看不出四位的师承来历?”这可是隐晦地打听独孤篪四人的出身了。
他说的倒也对,以着他高宗核心弟子的修为与见识,七宗十三族的神通功法,虽不敢说是一看便知,可自招式术法中看出个大概,到也是能够办到的。可这凤漪与那林煞北交手良久,所施功法,招式,却是他平生仅见,在这天瑶星界之中,怕是只有那最为神秘的玉合台传承,会让他觉得如此陌生。可那玉合台,那玉合台绝对不会出现眼前这四个门人弟子的。因此上,这孔陌心下也是范了嘀咕。
“呵呵,兄台莫要疑惑,咱们兄妹四人,还真不是什么七宗十三族中弟子。”独孤篪倒是也猜出对方心中疑惑,于是笑着道:“咱们的师尊闲云野鹤,只喜于深山大泽中潜居,门下也只有咱们四位弟子,莫说是孔兄,便是这天瑶界中,怕是也无人知道家师名讳。”
“啊,想不到令师竟然是世外高人,那可真是失敬了。”孔陌讶然道,心下却有些疑惑。
因为长久以来,这天瑶星界之中,便以这七宗十三族传承是为主流,根本不曾听说过有别的法统传承,更不曾听说过,除这七宗十三族外,其它门派还有不世出的顶巅老怪。
可他也不敢肯定这独孤篪所说是假,因为天瑶星界自七圣传法以来,也不知过了多少年,经过多少代人开枝散叶,轮回变迁,谁也不敢肯定,当年那七圣传承会不会有一二隐枝传承至今。
不过在他想来,这独孤篪四人,若是那七宗十三族中弟子,也无隐瞒自己出身的必要,那么,其所说的话应该便是真的了。他却是下意识的排除了这四人是来自其它星界的可能,因为自古到今,还从未曾听说过,有人穿越界壁来到此间的传闻。
这么说来,这倒是一件大事了,能够教导出这四个逆天小怪物的存在,那神秘之人,其修为怕是比之祖父他老人家也不惶多让吧。任何一宗,只要有着这么一位存在,无论其宗族兴盛与否,必然能够挤身七宗十三族这样的大势力之列。这孔陌此时便在犹豫,是不是应该将此消息传回宗内呢?
“孔兄是笃实君子,小弟此番坦诚相告,还望兄孔兄不要外传。”象是看透了他内心的犹豫,独孤篪笑着嘱咐一句。
“这,哈哈,放心,放心,兄弟既然信任为兄,为兄自然不好负了信义。”独孤篪这一句话,倒是让这孔陌打消了将消息传出的念头,从这一点上来说,此人还真如独孤篪所说的,是一位笃实君子。
接下来几人的话题,便转到了关于这天机老人的宝藏,和各自功法的切磋讨教上。一番谈论下来,这孔陌自然是为独孤篪四人于修行上的见识所倾倒,与这四人谈论,对于他,时不时的便会有一种茅塞顿开的道修感悟,那种感觉,奇怪地感觉,就好象是求教于自己的祖父之时的感觉。